“办案初衷就是要搞钱”,被搞的还有啥?
2020-10-12 17:17:37
  • 0
  • 0
  • 15
  • 0

  “开始我的初衷是搞个千把万两千万就行了,我就没想到别的事,我的初衷是办这个,搞点钱的,是这么个初衷,后来,我们每次办这些案子都这样搞的,搞到你感觉到危险了以后,谈钱……”——这段话不是哪位土匪流氓说的,而是湖南省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对武汉的远成公司人员说的。

去年7月,慈利公安以配合调查为名将该公司两任法定代表人“跨省”抓走,随后一再强调要钱。第一次刘鹏直接开价5000万,表示只要拿钱即可销案,后来降价到2700万,后又降到2000万,再后来又降到1500万,直至降到1000万。今年6月12日,公安明确说:我们不是想搞人,我们只想把那800万盘了……

而且,公安办案人员借来武汉调查案件之机住着公司安排的酒店每晚1200元五星级,还接受异性有偿陪侍。近日,一段由原武汉远成集团法定代表人叶思提供的“时任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某”录音成为网络热点。刘鹏则回复称,录音里面的“搞钱”指的是上缴违法所得的“罚金”,“我现在已经被免职了,但不是因为这个事情”。

10月11日,湖南省张家界市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近日,有网民反映张家界市慈利县公安局侦办一起非法经营案件中的问题。张家界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与驻局纪检监察组成立联合调查组,赴慈利县开展调查。

毕竟湖南省张家界刚刚成立了联合调查组,一切真相的大幕才开始拉开,虽然录音事件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但录音事件的“主人公”刘鹏已经承认办案“搞人”是为了“搞钱”,只不承认是他个人“搞钱”,而是上缴违法所得的“罚金”。

至于,录音里的刘鹏所讲搞的钱到底是什么钱,“罚金”是否属于正常的追缴违法所得,这些吴钩不敢妄议。可是,即使远成集团被追缴违法所得,该交多少交多少,怎么能从5000万谈到了800万?严肃的执法竟然可以讨价还价,如同生意场!

还有,从这起案件的性质上来看,这是一起刑事案件,那么,案件正处于警方侦办阶段,远还没有到法院审判的时候,作为慈利公安机关怎么能有定罪量刑的权力?这不是执法违法、违规办案、借办案之机牟利吗?

司法是正义的源泉。如果源泉都脏了,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经商者说“办企业初衷就是搞钱”,还可以理解。如果“办案初衷就是要搞钱”、“我们每次办这些案子都这样搞的”这些话出自于办案的警方,会让无数人感到后怕!

“办案初衷就是要搞钱”,被搞的还有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